除去各项开销

2020-12-29 09:42

除去各项开销,李小勇纯收入是5200元。他说,自己拿到上面那样的收入并不累。

李小勇(化名)今年4月下旬开始成为滴滴专车专职司机。他开的是与滴滴公司合作的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的丰田凯美瑞车。他和出租车司机类似,没有自己的车、租用公司的车来干活儿。

刚过去的9月,李小勇流水收入有12000元,这些收入当中,有1000元的收入是滴滴专车平台提供的奖励。每天跑够了规定的单数,就会得到奖励。而77%的提成额度也是每周评比更新,一旦服务排名落入20%之后,当周就自动改为70%计算。

单班制的王师傅为记者算了一笔账,为记者列出了9月份的跑车收入。其中跑的时间是早上5点到晚上8点,总收入是11000元,其中交给公司的份子钱为4048 . 5元,而剔除各种开销,他9月份的收入在3300元至3600元之间,这比2014年9月份少了1500多元。

“比如现在一辆朗逸最多也就是12万元,对于老百姓来说并不是问题,关键是手续的问题。但是政府肯定不会放开你,那种自己买车挂靠公司只交管理费的形式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。”王师傅说。而对于每个月交的份子钱问题,王师傅建议物价部门不能仅仅公布份子钱的构成,而不去监管份子钱的使用和落实情况。“比如说给我们交的保险,不少出租车公司甚至连发票都不给,肯定是走的公司内保。而且要我们去指定地点维修,难道不会从中赚我们的哥的钱?”王师傅说。

孙师傅说,9月份出租车的毛收入为18000元,其中份子钱4200元,除去各种开销,每月能剩下4500元左右,孙师傅称,相比于去年生意好的时候,这些收入可以说降了将近一千元。

10月27日下午,记者分别采访了省城济南两位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和孙师傅,其中王师傅是单班制,也就是全天只有他一个人在跑。

王师傅说,“去年同时期我一个人每天跑500元很轻松,现在也就是两三百元,我们的哥交给公司的份子钱比剩下的钱都多。”

专车司机这个职业是互联网+造出来的,他们在济南已经存在了1年。他们的月收入最初时曾高至近2万,不过经过1年的发展已经进入平稳期,收入也回落到五六千元一个月。而互联网+平台则成了一个智能管理平台,不论是计费方式、分成方式都能随市场动态需求而调整。

而另一位的哥孙师傅是双班倒,因为出租车运营的时间长,所以他的收入要稍微高于单班倒的出租车司机。

而专车司机李小勇每月平均下来,能挣到6000多,比王师傅高出两三千元,比双班倒的孙师傅还要高1500元。

对于座谈会上反映的出租车司机收入下降的问题,跑单班的王师傅说,出租车生意好的时候并不在乎份子钱的事情,现在收入下降了将近三成,只能通过增加工作时间来挣些钱。只是让他非常不明白的事情是,现在的哥基本上都能买得起车,为何还要通过公司运营?